胸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胸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预谋的坠楼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03:44 阅读: 来源:胸花厂家

陆涛觉得不像是一起自杀案或意外,尽管从现场看非常像。

坠楼目击者

白云生像以往一样准时醒了过来,他洗漱完毕,看了一眼钟,9点50分。他走上阳台,把望远镜举起来,野鸽子还没飞过来,不过应该很快了。鸟类的行为是很有规律的,而作为一个鸟类学家,白云生的生活同样有规律。

河对面阳台上的男人也在,这个时间,他一般都会在阳台上晒太阳。阳台是两面高中间低的V字形,男人戴着鸭舌帽,看姿势像是躺在一张椅子上,侧着脸,似乎在和谁说话。由于角度问题,白云生看不到男人右边的位置,他微笑着想:这年头生活有规律的人太少了,能碰上一个也算荣幸。

野鸽子飞过来了,在那幢楼前飞来飞去,不时停留在某一户人家的阳台上,然后又飞起来继续盘旋。白云生的望远镜镜头跟着鸽子晃来晃去,突然,他发现对面的阳台有些异样。

平时老老实实地坐着晒太阳的男人,不知怎么变高了,白云生以为他是站起来了,但随即发现,那男人的姿势十分古怪:上身向前倾斜,一只手向后挥打着,另一只手则死命地抵着阳台的墙。因为阳台是半封闭的,白云生无法看到下面,但他能感受到有人从下面在推那男人。

男人的上半身越过了阳台,他挣扎得更加激烈了。白云生的心怦怦乱跳,可离得这么远,他赶不过去,报警恐怕也来不及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男人张大嘴似乎喊了句什么,整个身体不情愿地越过了阳台,坠落下去。

白云生惊叫一声,用望远镜向下看。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楼层是12楼,对方的楼层也差不多,摔下去绝无生还的希望。于是,他颤抖着手拨打了报警电话。接到报警后,警官陆涛赶到了案发现场。

报警的不仅有白云生,还有一个过路人和住对面那幢楼10楼的人。由于观察的角度不同,三个目击者提供的资料也不一样。

陆涛仔细地看着这三份记录:

过路人说,他听到空中有人喊叫,没等抬头,那人已经摔在了地上,血肉横飞。至于喊叫什么,以及死者摔下来之前的状态。他一无所知。

住10楼的是个女孩,她在阳台上晾晒衣服,突然听见有人喊救命,她确定是楼上传来的声音,抬头向上看,没想到“呼”的一声,上面飞下一个人来。

白云生目睹了死者坠楼的全过程,但是离得远,他没有听到对面的声音。

根据白云生看到的情况,陆涛觉得不像是一起自杀案或意外,尽管从现场看非常像。

现场的阳台上有一张轮椅,轮椅上有一本书和一支笔。看来,死者临死前在看书。书和笔上都没有其他人的指纹,检测后已经封存起来。死者的手指缝里有一根头发,当然,这也可能是死者自己的。陆涛小心地将头发装进小瓶里,带了回去。

瘫痪男作家

死者叫梁清,是个作家,和妻子王月玲居住在1201室。王月玲是国企的会计,案发当天是周三,她在单位上班,梁清一个人在家。地面的瓷砖清洁过,没有鞋印。因此,警方倾向于梁清是自杀的,在得知他的身体状况后就更加肯定了。

梁清在一个月前瘫痪了。半年前,他得了脊髓炎,虽然经过治疗有所控制,但一个月前病情突然加重,双腿瘫痪。一个瘫痪的人想自杀很正常,而且,脊髓炎这种病,最后可能会导致失明。

陆涛总觉得不对劲:根据白云生和10楼女孩的证词,死者坠楼前曾拼命挣扎,想自杀的人又怎么会喊救命呢?

但是,大部分人都认为是自杀,对陆涛提出的两个疑点,大家也认为容易解释:首先,双腿瘫痪的人爬墙,动作肯定和普通人不一样。离那么远的距离,白云生在望远镜里看到的情景,有可能误认为梁清是在挣扎。其次,10楼女孩听到的“救命”声,从心理学角度讲,也很容易解释——人的记忆是不可靠的,在遇到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往往会臆想出一些情节来,让事情变得合理。比如一个溺水被救的人,腿上有伤口,他会坚持说是一条鲨鱼攻击了他,甚至连鲨鱼的颜色都说得一清二楚。事实上,那片水域从来没有鲨鱼,他的腿不过是被水下的石头割伤了。在此案中,女孩很可能先看到人摔下来,潜意识里觉得那人应该会喊“救命”,从而在内心坚信这—点。

陆涛找到了给梁清治疗的医生。医生说,梁清的病本来已略有起色,最近突然加重了。脊髓炎是医学难题,没有明确的发病规律,这并不奇怪。

陆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按梁清的病情,他有可能自己爬到一米高的墙上吗?”

医生想了想,说:“应该很难,脊髓炎的瘫痪是从腰部开始的,很难用上劲。不过上肢力量非常强的人,也许可以办到。”陆涛眼前闪过梁清的尸体:那是个典型的作家,双臂白皙瘦弱,指尖因为长期敲键盘而发平。

陆涛调查了梁清的经济状况:他不算是畅销作家,收入与妻子差不多。住的房子是几年前买的,这几年升值,倒是值不少钱了。

陆涛回到警局,一个穿职业装的女孩正在等他。女孩叫陈雨,是保险公司的职员,负责保单的审核和理赔。她开门见山地说:“我代表公司来向警方求助,我公司也在调查,但最终要以警方的结论为准。如果警方确认梁清是自杀,我公司将不用赔偿;如果警方确认是死于意外或者凶杀,我们就得支付保险金。”

陆涛愣了一下:“梁清买保险了?”

陈雨点头:“人寿保险。一年前买的,那时他还没有得病。说是结婚纪念日给老婆的礼物,保额三百万。”

陆涛问:“死者的妻子知道吗?”

陈雨说:“知道。我已经找过她,她问什么时候能拿到保险金,我说要等警方的结论。”

陆涛点点头:“回去等消息吧,保持联系。”

陈雨走后,陆涛接到了技术科的电话:那根头发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并不是死者本人的。

谁是受益者

这时候,死者的妻子王月玲也来到了警局。她脸部白皙俊秀,身穿职业套装,与第一天在现场露面时相比沉稳了许多,她问:“我丈夫的事有进展吗?”

陆涛谨慎地说:“初步判断你丈夫是自杀,不过还有些疑点。”

王月玲吃惊地说:“我丈夫很乐观,怎么会自杀呢?他一定是出了意外。”

陆涛纳闷地说:“他能出什么意外呢?人都瘫痪了。”

王月玲说:“我丈夫的腿瘫痪后,一直坚持做康复锻炼,即使在阳台上晒太阳,他也经常用胳膊搭着阳台的墙尝试站立。我想,他一定是用力过猛,摔下去了。”说着,她拿出一份病历,只见医嘱里写着:“药物治疗为主,康复锻炼为辅。建议依靠上肢力量多做站立尝试,刺激脊柱感应。” 陆涛有点意外:“光凭医嘱,也不能完全说明他不是自杀吧?”

王月玲又拿出一份出版合同:“您看,这是他一周前收到的出版合同,他的一部长篇小说很快就要出版了。收到合同时,我丈夫还很高兴,说他这部小说一定会流芳百世。您觉得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自杀吗?”

陆涛看了看出版合同,觉得事情可能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自己原先的疑点,用意外坠楼也同样可以解释。首先,如果梁清遵照医嘱,每天在家锻炼,那么,他的锻炼动作在—个远处拿望远镜的人看来,肯定是十分古怪的,也有可能被误认为是“拼命挣扎”;其次,如果梁清是锻炼时不慎失去平衡,双腿瘫痪的人协调性很差,跌落时拼命挣扎也很自然;最后,如果确实是意外跌落,梁清在跌落的一瞬间大喊“救命”也很正常。

王月玲走后,陆涛把新情况和同事们进行了分析,大家基本同意他的判断:梁清自杀的可能性降低,而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则增加了。

当陆涛把案情进展通报给陈雨时,陈雨却提出了质疑:“如果他是自杀,一般都会有遗书留下来。不知道警方有没有发现类似的东西?”

陆涛眼睛一亮,跑进物证科说:“梁清坠楼案现场的书,马上给我找出来。”

杭州市哪些的医院做人流好

白癜风加重是什么原因

看湿疹北京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