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胸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叫什么新闻自由服装

发布时间:2019-09-11 21:45:27 阅读: 来源:胸花厂家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 叫什么“新闻自由”

如果说西方媒体以“新闻自由”标榜自我一直以来只是广受质疑的话,那么近日,“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因为其报道有“明显亲华”倾向而被勒令“封口”,则是他们自己掀开了最后的面纱,赤裸裸地暴露出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

人们真的不禁要问,那究竟什么才是“新闻自由”?张丹红和迪特·黑尼希就他们的所见所闻表达了自己的对中国的看法算不算“新闻自由”?如果这样就会被“炒了鱿鱼”、“砸了饭碗”,那新闻人的自由在哪里?如果说“新闻自由”就是只能“骂中国”,而不能替中国说公道话的话,那算什么自由?难道“新闻自由”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吗?

虽然,不可否认,在西方社会当中,媒体作为一种社会管理工具,对政府和社会现象进行批评,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社会监督者的作用。但同时,西方媒体本身也是西方社会的一部分,怎么可能独立呢?不仅如此,他们在经济上和包含政党、政党或者企业财团在内的各个社会利益集团密切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很多就直接扮演着利益集团代言人的角色。因此,西方媒体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中,从来就没有而且永远不可能做到他们所谓的完全的“独立和自由”。

西方媒体是不可能明确承认他们扮演“代言人角色”的。为了显示“中立”,就必须以具有普世价值的“新闻自由”来标榜自己,才能为维护自己所在集团的利益、排斥和打击其他集团的发展而发声找到依据。或许是因为“谎言重复一万遍便成了真理”,久而久之,他们便真以为自己“新闻自由”了,其实是,欺骗了自己,也欺骗了全世界。

西方媒体更习惯于看到一个冲突的社会。虽然他们在代表各自利益集团发声时,相互之间也有利益冲突,但作为共同利益之所在,他们在面对西方体系之外的其他利益群体往往就会合力为西方主流社会发声,凭借西方强大的政治经济影响,表现出惊人的“傲慢与偏见”。他们希望用西方的价值观作为标尺来检视地球上的每一个国家和民族,以至于不顾事实、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使对非西方世界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

但中国古语说得好,“百闻不如一见”。北京奥运会期间,很多来华的外国媒体、游客惊呼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中国。正如有评论说,之所以会发生这种集体性的“印象颠覆”,就是因为之前存在着一个集体性的“印象骗局”。在绝大多数没有来过中国的西方人脑海里,中国是一个由西方媒体编织出来的形象,而制造过程其实是一个用西方价值观“量体”之后,对中国现实进行筛选、编织甚至捏造的“裁衣”过程。

[1][2]下一页

这位俄罗斯人同时是马云雷军刘强东的投资人他是怎么做到的创新派

虫草行家支招辨虫草

国安迎队史第700场曼萨诺赢球是最好的庆祝

法国以文化凝聚全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