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胸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身新衣一碗肉-【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57:35 阅读: 来源:胸花厂家

张三和李四是哥们。

张三的家在张村,李四的家在李村,张村和李村只隔了一条小河,河上有桥,抬脚就能来到对方的家。

张三在地主王五家打工,李四也在王五家打工,白天同吃同劳动,晚上同住同唠嗑,十天半月回一次家,各自搂着老婆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迎着东升的旭日,继续重复昨天的故事。

张三的老婆怀孕了,李四的老婆也不甘落后。

理所当然地,肚中的胎儿被大人们“指腹为婚”或“义结金兰”了。

胎儿慢慢长大,张三和李四晚上告假回家的次数渐渐增多,尽管王五很不高兴。

秋收忙完后,李四随王五出了一趟远差,到瓢城卖粮去,来回得七八天哩。

张三留在王五家打杂,活儿不累,但不可偷懒,也不能早退。

夜幕降临,辞别东家,张三拔脚朝张村赶去。家里的老婆等着他哩!李四的家里也得去看一下,可不能辜负了朋友的嘱托。

风高月黑,不见五指。途中必须经过一片坟地,听说常常闹鬼,挺吓人的,往日有李四陪着还不怎么害怕。无奈今日只身一人,心里阵阵打鼓,头皮阵阵发麻。

常言道:怕啥来啥。

路边坟堆里传来一阵对话---

“哥,我们不能不去吗?”

“不行啊,兄弟!王命难违啊!”

“唉,实在不行,我们去去就回。”

“对,去去就回!我当初是冻死的,所以这次去就是想穿一身崭崭新的棉衣。你呢?。”

“我以前是饿死的,所以我的愿望就是美美地吃上一碗红烧肉就行。”

“时辰到了,快走吧,但愿我们的愿望能早日实现,到那时我们哥俩又能在一起快活了!”

吓瘫在地的张三眼见两个小火球从坟地升起向着东南方向飘忽而去。

良久,张三爬起,跌跌撞撞地赶回家中。

家里,妻在床上咬牙、鼓腮、蹬脚,一阵一阵的使劲,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

“哇---”伴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白胖男婴给张三家带来无穷的欣喜。

翌日,李四家人来告,昨夜喜得贵子。

三朝之后,一切归于平静,闲下来的张三挺纳闷:咋就比算好的日子提前了十天呢?李四家的咋也提前了呢?

莫非?张三越想越害怕:是那两“讨债鬼”投胎了?

想到那天晚上的遭遇以及“鬼火”投奔的方向,张三越来越确信就是两讨债鬼来了。

可怎么办呢?告诉家人吗?那还不把家人给吓死!

张三给家人定下一个规矩,任何时候都必须给孩子的衣服剪开一道口子,补上一个补丁;任何时候给孩子吃肉不超过三块,这两条是张家的家规。

李四也这么跟家人定下了相同的家规,谁叫李四和张三是哥们呢,张三不告诉李四又能告诉谁呢?

日子在平静中过去,十几年来,张小三与李小四无论是在家还是出门在外,两条家规从未破过。

女大当嫁,男大当婚!

时逢腊月,岁在癸丑,年已弱冠的张小三与李小四在同一天结婚。

已然财产丰盈的张家和李家同时张灯结彩、披红挂绿;满座高朋、如云胜友;交错觥筹、狼藉杯盘。张小三与李小四平生第一次毫无顾忌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没有人再干涉他们,否则,多不合时宜啊!

入夜,新郎新娘,共入洞房;宽衣解带,温存正忙。

喝高了的张三和衣而卧,进入梦乡,恍惚之中听闻窗外有声呼唤:“哥,快走吧!”

张三大惊,跃身而起,操把剪刀,踹开小三房门,抓起小三棉衣,剪动如飞。

床上,突然间趴倒的小三一丝游气慢慢转来,夫妇俩怎么也不明白,刚刚还异常勇猛的人咋就瞬间睡着了呢,也太没用了吧!

只有张三明白,儿子刚才已到鬼门关走了一遭。

旋即,李四家传来撕心裂肺的嚎哭之声---李小四腹胀而亡。

殓丧毕,张三李四坐酒馆一隅。一夜头白的李四灌酒一口,仰天长叹:“千防万防,防不胜防啊!”

张三陪酒一口:“兄弟,千错万错,错在让‘它’断了念想啊!”

自此之后---

活人张小三在妻、儿、孙的“刁难”下,一直为了“理想”而努力,活到九十多岁无疾而终。

死鬼“李小四”没了“张小三”的陪伴,终夜在坟地吓人,作恶太多,被冥王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投胎。

此为后话,不说也罢。

紫癜风风湿蕴肤证怎么办

右手握拳看男女准二胎

无锡那里白癜风医院比较好白癜风的日常护理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