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胸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午夜酒吧

发布时间:2019-04-16 21:49:10 阅读: 来源:胸花厂家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微微有些转凉了,阿呆一个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手里紧握着已经快喝到底的易拉罐啤酒,心中不免又多了一丝惆怅。

阿呆今年24岁,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家啃老,今天终于良心发现决定出去找份工作,可惜事与愿违,几次面试都被用人单位无情拒绝了。

“都什么玩意儿,我就不信我一个大老爷们会找不到工作!”阿呆一边心里苦笑,一边抬头“咕噜咕噜”灌下那剩余的啤酒,这一抬头正好剽见一则招聘广告。

“本酒吧招聘驻唱歌手一名,有无经验均可,有意请联系电话xxx”

阿呆看完招聘广告,扔下手中的易拉罐,四下扫了一眼,“这条街啥时候开了一个酒吧?不是快拆迁了吗?”看着冷清、破败的街道两旁,阿呆心中不免有些诧异,但转念一想,自己大学时候也经常登台献唱,唱歌也还马马虎虎,如今正好需要一份工作,何不试一试?

打定主意,阿呆便拨通了招聘电话,约定好了时间。想不到对方竟然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叫他今天晚上12点钟来酒吧试唱,这倒是让阿呆有些意外,原本构思好的一大串说词也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

阿呆回家稍稍的简单准备了一下,选了几首自己拿手的歌曲伴奏,换好了新的吉他琴弦,便自顾的玩着手机,只等晚上的面试。

时间过得也快,几把游戏玩下来就临近约定的时间了,阿呆给家里人交代了一声便匆匆打车出了门,直奔面试的酒吧而去。约莫十来分钟,阿呆便已经来到了酒吧门口,此时酒吧已经开门了,只是任就一片冷清气象。

一阵风吹过酒吧老旧的大门,卷起地上的片片落叶打在锈迹斑斑的铁门上“咯吱咯吱”的响。

阿呆摇了一下头,晃了一下被风吹得半睁迷离的眼睛,心中不免生出一丝说不出来的凉意。阿呆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心里嘀咕“不就是去唱个歌面试吗,我咋还紧张害怕得怯场了,真是没出息。”

调整好心态以后,阿呆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提着吉他盒子朝酒吧大门走了进去。

酒吧里面一片漆黑,只一点点绿悠悠的光亮,晃得人不免有些心神发慌。此刻酒吧里还没有客人,音响里小声的播放着年代比较久远说不上名字的老歌。阿呆四下望了望径直走向约莫一人多高的吧台,小声问了问“请问,有人吗?”

好半天无人回答,阿呆放下吉他回过头看了看大厅,宽敞的大厅里除了几排桌椅四周几乎空荡荡的,心中不免疑惑“这是什么酒吧啊,这装修得也太简单了吧。”

突然一只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阿呆不由得身体一抖差点倒在地上,扭头一看是一个面容绞瘦的老者,大约50来岁,正一脸笑意的望着他。

“呃,你好,我是,那个今天过来试唱的歌手,已经电话联系说好了的。”阿呆此时一副囧相,不免有些尴尬的说到。

老者示意阿呆坐下,低头在吧台后面倒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阿呆说“年轻人,先喝口茶吧,我就是这里的老板,大家都管我叫七叔。”

阿呆点了点头,接过茶水,看着七叔的脸庞不免心中有些打鼓,“这个老头,看上去面如死灰,表情里似乎透露出一股说不上来的压抑感,只怕是今天的面试又要搞砸。”

阿呆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演出经历以后,就准备上台试唱,七叔却拉住他看了看墙上老旧的钟缓缓地说“不用急,年轻人还没到时间!”

阿呆顺着七叔望去的方向,此时墙上的钟时间正好是11点59分,他正一头雾水,也不知道这七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只好静坐等待。

“当当当”几声轻响,已经午夜12点钟了,七叔拍了一下阿呆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阿呆心里苦笑,“唱个歌还非得午夜准时开始,难道是唱给鬼听吗?”阿呆一边胡乱的想着,一边拿出吉他,走上大厅前面一处不大的舞台,连接好设备以后就开始给吉他调起了音。

阿呆一边调音,一边留意着四周,不觉纳闷,斜眼剽见这七叔也没有闲着,他正端着酒杯一桌一桌的摆上,倒上了酒。

“眼下已经来了,也管不了那么多,这酒吧虽然有些古怪,不过也不至于是什么黑店宰人取命的场所吧,早点唱完应付走人吧!”阿呆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此时七叔也已经各桌倒上了酒,正直直的盯着他。

阿呆清了清嗓子,便唱起了他自己的原创歌曲,悠扬的歌声伴着轻快的吉他声,原本冷清的酒吧,似乎也多了些鲜活的气息。

不多久便一批一批的来了好多人,男男女女一时间大厅里已经坐得满满的了。阿呆一边唱着歌,一边想“这七叔真是老江湖,提早就准备好了酒水。”

看着大厅下面满座的宾客,阿呆心里不免也有了一丝得意,唱词间下面满是一片叫好的掌声。混着绿悠悠的灯光,阿呆似乎也被自己的歌声陶醉了。

阿呆微微扬了扬头,此时已经看不见七叔的身影,也不知道自己的表现这个老板是否满意,只是透着昏暗的灯光,他看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男人,手里正端着一杯酒不停往嘴里倒,阿呆朝他笑了笑,正色一看,不免后背发凉!

这个男人的脸上早已经腐烂了一大块,没有一丝的人气,一双眼窟窿里面黑洞洞地,不时有几只蛆虫从里面滚落出来,直掉进他正喝的那杯酒里!再看其他人大多亦是如此,酒吧那绿悠悠的灯光照过之处,满是一片死气沉沉。

阿呆“啊”地一声,瞬间瘫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得浑身开始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

“来喝一杯吧,年轻人你被录取了!”七叔的声音再次响起。

此时七叔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正端着一杯酒缓缓地朝他走过来,此刻他才注意到原来七叔的双脚都是不着地的,下面的一众人也是齐刷刷的死盯着他,不停的朝他慢慢的招手,嘴角露出一丝丝死气沉沉的笑意。

看着七叔飘着身子一步一步靠近,阿呆双腿早已吓得酸软无力,在一片绿悠悠的灯光闪过之后便一头昏了过去。

至此以后阿呆便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家里人找了大半年也没有什么消息,只是偶尔听一些认识阿呆的醉汉说,好像看见他在附近的酒吧唱歌,只奇怪的是这附近根本就没有酒吧!

高邮地区胶版印刷机

镇江地区印刷厂

镇江地区吊牌印刷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