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胸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笔爱情存款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21-05-16 01:35:53 阅读: 来源:胸花厂家

俗话说人要是倒了霉,喝口凉水都塞牙。田力单位刚破产,老婆就同他离了婚,等被老婆扫地出门后,才发现自己成了两手空空的穷光蛋。

经朋友介绍,田力来到一所准备出租的独家小院,房主是位神情忧郁的女人,一见面就直通通地问:“你会上房吗?”

田力被这冷不丁的一句话问愣了:“这房东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呀?”于是便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那好。”女房主一指屋顶说,“麻烦你把上面压一下。”

田力顺着她的手指望去,这才算吁了口气,原来屋顶盖有一座小小的鸽子笼,由于日久失修,风一吹,笼顶的塑料布就四处张开,哗哗作响。

田力从小就喜欢爬高弄低的,这点小事当然难不住。他说了声“好嘞!”便放下行李卷,顺着墙边的梯子嗖嗖地爬了上去。当他修理鸽笼时,一丝疑惑不禁涌了上来:看样子这笼里早就没养鸽子了,还整理它做什么?

田力修好鸽笼下来,女房主将他领到屋里,认真查看了他的身份证后,这才取出一份早已打印好的短期租赁合同书说:“这里的家具电器我全部留下归你使用,租赁费每月100元,先试住三个月,如果你同意的话就签字吧。”

田力乍听,以为耳朵出了毛病,这不等于白住吗?女房主看出他的心思,便又说道:“当然,我是有额外条件的,除了不得随意改换这屋内家具摆设位置外,你还要经常打扫屋顶的那个鸽笼,虽然我不在这里住,但要常来检查的。”

打扫一个空鸽笼这算什么条件?田力一口答应了下来。双方在签字画押时,田力才晓得女房主的名字叫刘一琴,比自己大三岁,于是便一口琴姐长琴姐短的称呼起来。

有了安居的地方,田力开始了他的四处打工生涯,无论再苦再累,他每日总把房间和屋顶的鸽笼收拾的干干净净,在这期间,琴姐果然来察看了几次,感到十分满意,于是便把合同长期续了下来。

随着时光的流逝,田力也渐渐了解到琴姐的一些身世,她男人是做生意的,一次进货时不小心被人骗去了钱财,人变得疯疯癫癫的,半年前上吊死在这个房子里。琴姐身体本来就不好,根本经受不住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睹物生悲,抑郁的厉害。后来有人给她出了个主意,换个环境或许好些,就这样她收拾了几件衣服搬到乡下娘家住了。可她又挂念这所与男人相濡以沫共同生活八年的房子,尤其是男人亲手编制的那只鸽子笼,只好采用这明降房租实则找人照看打扫房子的方法。

弄清了真相,田力不仅不嫌死过人的房子晦气,反而被琴姐的这份真情所感动。何况自己已经落到如此窝囊透顶的地步,哪还有条件计较这个!

这日傍晚,大风过后,又下一夜的瓢泼大雨,田力一宿都没睡稳,早上抬头一看,屋顶的鸽子笼果然塌了架。他索性带上工具和修补材料,爬到屋顶修理起来。

田力拆掉小鸽笼的顶棚,发现笼内还存有不少积水,他准备挪开笼子,做个彻底的清理,谁知他掂了几下,那鸽笼竟纹丝不动,再仔细一看,那笼子的一角被水泥和砖头紧紧地糊在了屋顶上,他不解地掀开砖头,就听“啪”的一声,竟掉出一只上了锁的小铁盒!

田力瞅着那锈迹斑斑的铁盒一时发了愣:主人把这铁盒放在这里有什么用意呢?难道里面有什么秘密不成……他本想扭开锁头看个究竟,可最终还是放弃了念头,他把鸽笼随手朝房顶角一丢,然后包起铁盒,乘上公交车到乡下去找琴姐。

琴姐冷不丁见到田力,还以为他是来退房的,心中有些不舍,因为他是个难得的看房人呀。当她看到田力带来的铁盒,一时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田力索性拿起钳子,当面将那生了锈的锁头拧开,打开铁盒一看,里面竟是个精致的日记本。

琴姐疑惑地拿起日记本,翻开扉页,一行熟悉的笔迹立刻呈现在眼前:“送给爱妻刘一琴……”所谓的日记不过写着这样一句话:亲爱的,有个秘密要告诉你,我在屋顶的鸽笼内藏起来10万现金,算是给爱妻的最后一笔爱情存款……

琴姐忍不住失声痛哭:“怪不得他天天捣鼓那只鸽笼,口口声声反复交代,即使我们小院将来拆迁也要把鸽笼带走……”琴姐将日记本递给了田力,泪眼婆娑地问:“田力,鸽笼里真有那么多钱吗?”

“钱,什么钱?”田力被问的莫名其妙,他急忙看了下日记内容,结结巴巴地分辩说:“我,我真没,没见什么钱呀……”

“不会吧?”琴姐疑惑地看了下田力,突然一拍脑门说:“他肯定把钱放在盛鸽食槽下的夹层里了,记得我曾问他,干吗要做这么大的食槽?他神经兮兮的说,别看它模样蠢,那可是个金不换……对,不会错的!”

“啊?”田力一听,连告辞话都没顾上说,转身就朝出租屋奔去,当他气喘吁吁地到家一看,头顿时“嗡”的一声——屋顶那只鸽笼不见了!

田力猜想这鸽笼是被拾荒者顺手牵羊掂走了,便冲出院门四处查询起来,却没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他去派出所报了案后,又急忙给琴姐打了个电话,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琴姐嘤嘤小声哭泣着,田力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不等琴姐说话,又信誓旦旦地保证说:“琴姐,不管你信与不信我所说的,但我以人格保证,你的这笔爱情存款我是一定要偿还的!就算是我借你的吧……”等放下电话才知晓话说的过头了,10万哪,去哪才能赚这么多钱?想想南方能赚大钱,就毫不犹豫地踏上了深圳的火车。

田力在深圳奔波游荡20多天,终于找到一份高空清洁工的工作,这工作虽说待遇不错,但风险极大,要求作业者腰系软绳,在30层的高楼大厦外面悬空擦玻璃。而这恰恰是田力的强项,所以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深圳这里高楼林立,待田力的“蜘蛛人”名声一传开,找他干活的人日益增多。田力一人忙不过来,干脆成立了个“蜘蛛人高空清洁公司”,收了几个年轻打工老乡做徒弟,传授高空作业技艺,收入也渐渐可观起来。田力只要拿到钱,总是先跑邮局给琴姐寄钱还债,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他每次寄钱时,总要附上自己的手机号码及联系地址,但却始终没有接到琴姐的音讯。田力知道琴姐还不信任自己,也只好作罢。

两年后,当田力寄完最后一笔款时,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此时他意外接到家乡劳动部门的一封邀请信,说听到他的事迹后,他们“再就业服务中心”也创办了一所高空作业培训班,希望他能前来辅导一下。为家乡人民服务当然责无旁贷,田力将手头工作安排一下,就坐上了回内地的火车。

田力回到久违的故乡,心中百感交集,使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接站的竟是他想见又不敢见的刘一琴!于是就嗫嗫嚅嚅地问道:“琴姐,您,您怎么来了?”

两年不见,琴姐有了变化,显得开朗多了。她莞尔一笑说:“我就是这训练班的负责人,能不来吗?”

“哦……嗨!我说呢,这里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呀?”田力说完,猛然又醒悟起来,他情不自禁地一把握住刘一琴的手,惊喜地说:“那就是说,你,你原谅我了?”

“瞧你,把人家的手都弄疼了。”琴姐白皙的脸庞仿佛飞进两朵桃花,她羞涩地抽回手,又望了下四周,这才说:“以前我真的怀疑你是在做戏,但通过到派出所了解,以及接到你的第一笔汇款后,便相信你不会欺骗我……寄来的钱我都存起来了,你的钱我不能要。”

“琴姐你说哪里话,既然那钱是我丢的当然该承担责任,再说这是他留给你的爱情存款……”

“好了,今天先不谈这个,咱们赶紧走吧,大伙正等着给你接风商议培训的事呢。”

根据培训班安排,田力要亲自做一次高空保洁的示范表演。这天,琴姐陪同他来到一所刚刚竣工的14层玻璃大厦,田力系上绳索从大厦顶悬落下来,他真像一只蜘蛛似的贴在了窗台上,拿着保洁工具熟练地擦拭起来,没多久,一页明亮的玻璃便呈现出来,围观者都对他的高超技艺报以热烈的掌声。

田力擦完一个窗户,正要转身擦下一扇时,突然指着脚下相邻的一座矮楼高声喊叫起来,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只见他松掉身上多余的绳索,沿着玻璃窗迅速向那楼房攀去,当贴近那座楼房顶时,身上的绳索用尽了,田力干脆解开腰间的保险扣,一个跃身,跳到了那矮楼顶,弯腰抓起一个破旧不堪的鸽子笼,高高举过头顶朝下面人群喊道:“琴姐,琴姐,你的爱情存款找到了……”刘一琴闻声看去,天哪,鸽子笼?这个实在的田力,男人生前精神有病,指不定食槽夹层里什么都没有呢,但她的泪珠悄无声息滚落了下来……

培训班结束的那天,刘一琴依依不舍地把田力送到车站,并将一张储蓄卡郑重其事地交给了他,田力却将卡重新塞进刘一琴的手中,并含情脉脉地说:“琴姐,我想好了,回深圳安排妥当我就回家乡发展,因为这里市场需要我,我更需要琴姐!琴姐,这钱还是由你来保管吧,也算做一笔爱情存款好吗?”

刘一琴顿时脸色绯红,她没有做声,只是把卡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宁夏脑血栓医院

湖南胆囊癌医院

广州血液病医院

长春面肌痉挛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