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胸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盛大文学借力中移动侯小强称不要小看运营商

发布时间:2020-01-14 22:33:00 阅读: 来源:胸花厂家

自2008年受陈天桥之邀出任盛大文学CEO,四年来,侯小强就像孤独的唐吉诃德,向数字出版这个全新的市场发起挑战。

盗版、恶性价格战、读者不愿付费像几座大山横在盛大文学面前,侯小强称,自己的工作就像愚公移山一样。

盛大文学去年提出的IPO计划被一推再推,熬过那段备受质疑的艰难岁月,终于今年一季度迎来首次扭亏为盈。

“这是中国数字出版最快的四年。”侯小强最近开始整理自己对数字出版的心得。他总结,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有几个共同的特点:首先是抄袭,从海外抄袭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几十上百家企业一哄而上;抄完了就开始烧钱,烧钱的目的并不是让自己变得更好,而是要把别人烧死;烧完后大家都就一哄而散,再去寻找别的机会。

而 “中国数字出版同样有丛林的特质,这令人忧心忡忡。”侯小强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非常感慨。

而侯小强的另一心得是:永远不要小看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上的作为。因为运营商的阅读基地是中国目前惟一能产生大规模营收的移动阅读模式,而盛大文学已成为中国三大运营商阅读基地的最大内容供应商,并且从中获得可观的收入。

运营商阅读基地的最大供应商

盛大文学于去年初开始正式准备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当时盛大文学最大的收入来自传统纸质书的出版业务和在线付费文学业务,这样的业务结构似乎并未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再加上美国资本市场环境不佳等原因,其上市进程一再推迟。

盛大文学不久前向美国证监会递交的F-1上市文件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盛大文学首次扭亏为盈。不久前,盛大文学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向Orbis基金出售了1.875%的股份,若按此价值推算,盛大文学估值约为8亿美元,而此前盛大文学赴美上市时,资本市场对其估值远低于这一水平。

盛大文学2011年全年营收约为7亿元人民币,盛大董事长陈天桥不久前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今年盛大文学的盈利将达到一个可观的水平,成为盛大旗下一块新的造血业务。

侯小强告诉记者,移动互联网业务的爆发正是其扭亏为盈的关键,而来自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收入在关键时刻支撑起了盛大文学的业绩。

盛大文学第一季度的营收中,来自无线业务的营收超过其赖以起家的在线收费文学业务,达到5277万,其中大部分来自运营商的阅读基地业务分成。

在盛大文学暂停上市的这一年,国内移动互联网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使得盛大文学的业务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

在盛大文学内部会议上,侯小强常常强调,盛大文学今后是个移动互联网公司。盛大文学2011年的无线业务即移动阅读收入达1.74亿元,同比增长188.2%。侯小强告诉记者,未来从版权的销售渠道来说,移动互联网一定是最大的一块。

而其中,来自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收入增加尤其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中移动的阅读基地为盛大文学提供了其上市所急需的业绩支撑,也可以说,是盛大文学抬了中移动阅读基地的轿子。

盛大文学2011年度在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总访问用户数达到6800万,总付费用户数2100万;在原创畅销总榜前十中,盛大文学占比60%,在原创畅销总榜前100占比50%,其中《斗破苍穹》和《很纯很暧昧》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二。盛大文学已成为三大移动运营商阅读基地最大的内容提供商。

有业内人士指出,盛大文学目前和中移动的合作颇有些像当年缺乏盈利模式的新浪、搜狐、网易等门户网站。当时,中移动推出的“移动梦网”业务让这些门户网站获得了急需收入,帮助他们度过困难时期并最后转型。

对此侯小强表示:“盛大文学和中移动的合作与当时门户与中移动的不一样。我们之间合作更紧密,合作关系更市场化,彼此的依赖度更高。”如今,几大门户对运营商的依赖已经很小。从长远来说,盛大文学需要在智能手机上巩固自己的优势,以降低对运营商的依赖。

移动互联网割据时代

不过,来自运营商的收入是否可持续是侯小强需要面对的挑战。智能手机正在中国快速崛起,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具有屏幕大、随时随地上网的特点,非常适合随身在线阅读,用户碎片化阅读的习惯给数字出版带来了新一轮机遇。此后出现的以iPad为代表的平板电脑更是将数字阅读体验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但正因为此,所有依托于运营商的SP、CP业务都面临较大威胁,因为智能手机上有开放、丰富、免费的阅读内容资源,可能对运营商的阅读业务造成巨大冲击。

据易观国际《2011年中国手机阅读市场用户研究报告》研究发现,2011年整体手机阅读市场付费意愿有所降低,这份报告指出,相比起功能手机,用户在智能手机上有更多免费的阅读资源而不愿付费,用户在智能手机上的付费阅读习惯还没形成。

“许多人以为移动互联就是智能手机,这是不对的。”侯小强认为,不管是2G网络、3G网络、功能手机、智能手机都是移动互联网的一部分。

“永远不要小看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上的作为。”侯小强向记者辩解道:“中国移动虽然是国企,但它有资源垄断,也有大量的资金。这块业务即便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依然有转身的机会。”

侯小强告诉记者,让他感触颇深的是中国移动的数据挖掘能力,直接提升了其文学产品的收益水平。他举例谈到,给中国移动提供内容的作家群体和盛大文学原有的作家群体重合度并不高,相当于盛大文学增加了一批新的作家群体,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用户群体和盛大文学原有的用户也不一样。

“比如潇湘书院,过去一天的收入是几万块钱,在中移动现在一天的收入达到几十万块钱。”侯小强告诉记者,之所以增长这么快,是因为中国移动的数据排列,马上就可以看到什么样的小说受欢迎,然后盛大文学就批量给作者们下订单,告诉他们什么小说受欢迎,并批量生产类似小说。

目前运营商的阅读基地是国内唯一产生大笔营收的移动数字出版模式,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平均月营收已经突破一亿。虽然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用户被称作“三低”人群,但侯小强指出,中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付费率很高,甚至远高于被称作“三高”用户的智能手机用户,因为盗版少,中国移动发动各种力量去打击盗版,此外,用户已经形成了打开手机付费阅读小说的习惯。

相比之下,现在国内智能手机上的阅读平台产生的营收规模还不大,例如有几千万用户的91熊猫看书,一年产生的营收只有几百万元,真正在智能手机平台上赚到大钱的阅读应用很少。

盛大文学也正在智能手机平台上布局,其阅读软件“云中书城”长期排在苹果App Store阅读类畅销榜首位。侯小强告诉记者,这块业务增长很快,盛大文学在苹果和安卓系统中的付费下载总单数已经突破1000万单。

不过,智能手机阅读平台的竞争比之前更激烈,包括QQ阅读、91熊猫看书、多看阅读、超星阅读在内的竞争对手

争相进入这块市场,应用商店中还有大量免费的阅读软件。

“移动互联网现在是群雄割据,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对移动互联网的探索,还处于懵懂阶段。”侯小强表示,许多时候人们无法看到未来的商业模式,而是需要走一步看一步,他表示盛大文学也在智能手机上尝试新的盈利模式,例如免费阅读靠广告收入,“在商业模式的探讨上要胆子大一些。”

移动互联网也可能迫使盛大文学的原有业务转型,在平板电脑开始普及后,电子阅读器市场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国内电纸书领军厂商汉王的股价出现暴跌。

关于专用电子阅读器是否依旧会形成一个独立市场,侯小强告诉记者:“盛大锦书卖得比人们想象的要好很多,我认为未来这块市场会由一个小众的市场变成一个次大众的市场。”

痛斥恶性竞争

盛大文学要想在智能手机阅读业务上取得进展,其最大的威胁仍然是盗版问题,以及国内糟糕的数字出版环境。

苹果App Stroe和各类安卓的应用市场正在成为盗版新的温床,在国内的版权环境下,打击盗版是一项漫长的战役。

侯小强表示,盛大文学排名前十的小说,通过百度搜索引擎,平均被盗版800万次以上,最受欢迎的小说有5000多万条链接,这些链接中有99%的都是盗版。

此前,侯小强利用自己在出版界的人脉联手路金波、韩寒等名人发动了对百度文库旷日持久的战争,并最终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近期,出版界又在联手发起对苹果App Store的反盗版战役。

“我们一直在打击盗版,发现一个抓一个。”侯小强指出,最近盛大文学通过法律手段抓了20多个盗版从业者。

侯小强将付费阅读的解决寄望于中国中产阶层的扩大,他认为中产阶层有更强的公民意识,社会责任感更强,这部分人会愿意为作者的劳动付出。

“这就像愚公移山一样,要一点一点地移。过去我们网站在一穷二白的时候,还是通过收费阅读找到了一条路,现在的环境已经比之前好得多了,我们总会等到版权环境改善的一天。”侯小强指出。

侯小强感叹道,在亚马逊,畅销数字图书定价通常是9.99美金,而纸质书定价根据平装和精装的不同通常为10多美元到30多美元,数字图书的定价相当于纸质书的50%至70%,价格比纸质书有优势,但是留有利润空间,而不是不计成本的低价。

而中国的数字出版,却不顾成本大打价格战。内容供应商不仅不能团结起来以行会的形式和渠道商博弈,甚至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地杀价。“价值20块钱的传统图书,你敢卖10块,他就敢卖1块,还有的干脆免费。”侯小强感叹道。

这种价格战形成了中国数字出版涸泽而渔的恶性循环,导致作者、出版社、平台都从中赚不到钱,最终导致产业链各环节缺乏积极性,使得消费者可以看到的优质内容有限。

“正是从这个角度,我们不鼓励大家在移动互联网上继续杀价、靠低价、赔钱来竞争。”侯小强呼吁。

挂号服务平台网上预约

名医汇

挂号平台服务中心

预约挂号网上预约

相关阅读